《圣经》故事传说中,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祖先以撒和以扫是同父异母兄弟,父亲是两河流域的族长亚伯拉罕 阿拉伯语称伊布拉欣 ,母亲分别是亚伯拉罕的妻撒拉和偏房夏甲。夏甲来自埃及,其子孙后来往南移居阿拉伯半岛。亚伯拉罕4000多年前逃难到地中海东岸的迦南

一般理解,难民就是逃难者,移民就是定居者,但若要准确定义就复杂了。1951年《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对难民的定义条款有46条,主要内容是“现居住在原籍国或惯常居住国之外的地方;因种族、宗教、国籍、隶属于某一特定社会集团或政见关系,有确凿理由害怕遭到迫害,不能、或者因为惧怕迫害而不愿接受原居留国的保护或返回该国的人。”移民则指大批、有组织长久移居他地的人群,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是移居国外或国内。

移民和难民的关系密切。“移民”在希伯莱语中称“阿里亚”,是非常古老的词。没有任何一个民族像犹太人那样,全球逃难、漂泊2000年,历经劫难,才最终移民复国。

犹太人反对巴难民回归,但他们自己的历史就是难民、移民的历史。在被犹太人视为民族史书的圣经故事中,祖先希伯莱人原是伊拉克两河流域乌尔国的部落,4千多年前躲避宗教迫害在亚伯拉罕率领下移居迦南,因干旱又逃难到埃及,定居400年后在摩西率领下返回迦南,3千年前建国定都耶路撒冷,屡遭亚述、巴比伦、古希腊和罗马人屠杀驱赶,结束千年定居重新沦为难民,大流散2千年后移民复国。

1654年9月7日,移居巴西的23位欧洲犹太人经海路逃难到美国,犹太难民终于在新大陆找到合适土壤,350年就从23人迅速发展到今天的600多万人,掌控着美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命脉,成为以色列的强大后盾。犹太人19世纪末萌发犹太复国运动,向巴勒斯坦移民复国,从几万人到如今的500多万。上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后,约100万犹太人移居以色列,北美移民平均每年不足5千人。

移民是以色列的立国基础,是信仰和自觉的个人行为,犹太传统以人为本,政府立法鼓励,给予种种优惠政策。总统、总理、议长等领导人赴机场迎接运送移民的专机,新移民领取3万美元的安家费,免费学习培训,还有职业学历津贴,在定居点安家的移民享受税率、土地及贷款优惠,目前在150多个定居点中生活着22万移民。移民来去自由,可保留双重国籍,一些学者、企业家频频来往于欧美,不断提高移民素质。

巴以暴力冲突3年来,及经济滑坡,加上犹太人内部世俗和极端宗教派矛盾激化,来以色列的犹太移民减少了一半,返回的苏联移民却达7万人以上。半个世纪来的“反向移民”已近80万人。以色列移民部计划每年召回15万犹太人,还制订更优惠的就业、住房、纳税政策。

据考证,巴勒斯坦最早原始居民是迦南人,他们6千年前从阿拉伯半岛移居迦南。爱琴海沿岸的腓力斯人3300年前移居迦南后,称之为“腓力斯坦”或“巴勒斯坦”,意为“腓力斯人之地”。公元2世纪,罗马大帝哈德良改地名为巴勒斯坦。直至1947年联合国分治决议,仍然称建犹太国和阿拉伯国。巴勒斯坦成为民族和国家概念,要归功于阿拉法特的不屈不挠斗争。

二战后欧洲有700多万难民,刚成立的联合国遣返600多万,联合国1951年元旦成立难民署,计划3年内安置剩下的100多万难民,大多是犹太人。当时没人会想到,难民将成为长期困扰世界的严重问题。全球难民最多时曾达2600万,现在仍然有难民2000多万,其中四分之一是巴难民。

目前巴勒斯坦人有700多万,其中500万是难民,在联合国难民署登记的有400多万。联合国1949年12月成立巴难民救济工程处,提供食品、住房、教育、卫生等援助,至今还有100多万巴难民生活在难民营里。绝大多数巴难民如今已走出难民营,融入当地社会,其教育水准位居阿拉伯国家首位,但他们寄人篱下,仍遭种种歧视,就是欧美的巴移民也仍有难言苦衷。第四、五代巴难民更加现实,大多认为工作、住房、养家比回归更重要。巴以3年多暴力冲突带来2万多新难民,他们住在联合国紧急援助的帐篷里,加剧着民族仇恨。

巴勒斯坦领袖阿拉法特逝世后,巴解执委会主席阿巴斯谈和谈新阶段立场时强调,他将斗争不息直至赢得难民回归权。巴方为何如此突出难民问题?

美以巴三方2000年戴维营和谈中,尽管阿拉法特最后关头没有签字,失去和谈突破的机遇,但当时双方对巴难民、耶路撒冷、犹太定居点、边界等敏感问题都已达成方案。

难民问题事关巴勒斯坦人切身利益,对犹太人来说,这也是事关国家命运的大事。以色列是世界上唯一的移民复国国家,聚集了全球1400万犹太人中的500万人,以色列的阿拉伯人已达130万人,如接纳500万巴难民,犹太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将成为“少数民族”,以色列的民主体制规定,公民投票可以决定任何国家大事,这自然令犹太人不寒而栗。

更让犹太人头疼的是,即便没有巴难民,由于阿拉伯人出生率是犹太人的3倍,预计到2020年,犹太人也可能沦为“少数民族”。一些巴居民甚至把这作为不战而胜的“斗争”策略。因此,以色列左右翼都重视移民、拒绝巴难民回归权,沙龙要在10年内争取100万犹太新移民。

巴方的难民立场,最初是消灭以色列,1968年调整为按1948年联合国194号决议,为重返家园而武装抗以。巴以和谈后,巴方要求以色列撤回1967年战争前边界,甚至准备对1948年75万难民问题妥协,换取以方对耶路撒冷问题的让步。

以方拒绝巴难民回归权,称阿拉伯国家1300万平方公里,是以色列的600多倍,坚持就地安置,以方最多接纳在境内有亲属的10万巴难民,还拒绝难民赔偿。美国支持以色列立场,2000年美以巴曾达成赔偿巴难民400亿美元的方案,主要由美、欧、日掏腰包。阿拉伯国家拒绝就地安置难民,屡屡发生驱逐巴难民纠纷,称巴问题解决后就不再收留巴难民,认为巴难民有权获2000亿美元以上的补偿。

现代医学基因检测表明,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确有血缘关系,他们都是闪族后裔。漫长历史上,双方都辉煌过,一直长久和睦相处,还曾并肩抗击入侵,“兄弟阋于墙”不过是最近1个世纪的悲剧,是外来势力插手、掠夺的结果。巴以虽然现在闹得不可开交,但越来越多的人呼吁“相煎何太急”,巴以双方只有都立国、消除难民悲剧,才能再次走向和平共处。

《百妖谱》的丰富远远不止画面所呈现出来的那样简单。影响尘世的儒学、遍布各地的寺院,以及桃夭身上体现的道家色彩,儒释道三家犹如三原色一样,混合出一个庞大、精彩、深刻又现实的世界。【详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