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皮尔伯格的《林肯》(Lincoln)在权威电影资料网站IMDb上的评分达到了7.7的高分,在影评网站“烂番茄”上的好评率更是达到89%

斯皮尔伯格的《林肯》(Lincoln)在权威电影资料网站IMDb上的评分达到了7.7的高分,在影评网站“烂番茄”上的好评率更是达到89%,《》的影评人斯科特评论道:“这是关于美国政治的最好的电影之一。”

毫无疑问,“林肯”是斯皮尔伯格长久以来挥之不去的情结。他为这位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立传的计划始于12年前,而在1998年的《拯救大兵瑞恩》和2002年的《少数派报告》中,他分别援引了林肯写给在南北战争中失去五个儿子的比克斯比夫人的信和葛底斯堡演说。事实上,美国电影原本就有一种林肯情结,他的形象曾出现在300多部电影中,其中自然不乏流传影史的名片,比如D.W.格里菲斯的《亚伯拉罕·林肯》、约翰·福特的《青年林肯》、约翰·克伦威尔的《伊利诺伊州的林肯》。这些影片的熏陶,加上口口相传和书本介绍,林肯的生平早已是家喻户晓。令人意外的是,这些人所共知的故事在斯皮尔伯格的《林肯》中却不见踪影。

首先,这部电影没有试图去还原林肯完整的一生。斯皮尔伯格本来也是想按部就班从出生拍起,编剧Tony Kushner甚至已经花了6年时间撰写剧本。但在得知历史学家Doris Kearns Goodwin完成了著作《政敌团队》后,斯皮尔伯格立刻要来一看,随后决定以这本书为蓝本,把影片的时间背景改为1865年。相比老生常谈的成长故事,林肯生命最后一年的个中细节显然更引人入胜。其次,很多以往的林肯传记片都会把焦点放在南北战争上,但《林肯》除了影片开始几分钟外再没有出现战争画面,影片的重点放在他如何促使众议院通过废除奴隶制的宪法第13条修正案。或许在斯皮尔伯格看来,林肯最大的功绩不是结束了南北战争,而是废除了奴隶制,从而赋予这个国家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与尊重。

还有就是,众所周知林肯是演讲的行家里手,留下的名篇名章字字珠玑,但影片中却没有着力展现他的这项才能。著名的葛底斯堡演说是借他人之口引出,升旗仪式上的简短演说是为了彰显他的幽默感,片尾的那段更像是总结陈词。想象一下,站在高高的演讲台上的林肯其实接近圣人或超人,这显然并非是斯皮尔伯格想要表现的形象。最后是林肯的遇刺,斯皮尔伯格居然没有直接用画面表现,他小心翼翼而巧妙地避开了林肯生命中最大的戏剧性事件,没有在最后关头让这个历史谜团来喧宾夺主。总而言之,斯皮尔伯格镜头下的林肯不是历史人物,更不是传奇。

那么,斯皮尔伯格花费那么多年苦心孤诣塑造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林肯?他是一位睿智的政治家,是一个慈爱的父亲,也是一个并不完美的丈夫。影片中,林肯最大的忧虑是与南方议和还是通过废奴修正案的两难选择。为了两全其美,他一方面不惜雇佣说客以政府职位威逼利诱敌对的人投赞成票,另一方面对外界封锁甚至说谎否认南方准备议和的消息,想方设法拖延谈判团队来到华盛顿,其步步为营、为达目的不拘小节的作风不正是一个伟大政治家必备的品质?作为一家之主,他能和未成年的二儿子亲密无间,却因为参军问题夹在已经成年的长子和妻子之间左右为难,而多年前病逝的幼子更成为夫妻间的阴影。这样的林肯既陌生又熟悉,他不再是我们自认为很了解的那个伟人,而只是一个内外交困、跟妻子吵架时威胁要把她关到精神病院的凡人。

除了导演斯皮尔伯格以外,成就《林肯》的还有主演丹尼尔·戴-刘易斯(Daniel Day-Lewis)。从声音到一颦一笑,刘易斯再次完美诠释了方法派的演技。关于这部影片的溢美之词几乎有一半是献给刘易斯的,《芝加哥太阳时报》的资深影评人罗杰·伊伯特表示:“丹尼尔·戴-刘易斯在《林肯》中的表演有力地表现了这个人的特点:沉着、自信、有耐心,而且懂得根据实际情况掌控政治。”原本这个角色属于曾与斯皮尔伯格合作过《辛德勒名单》的利亚姆·尼森,因为他和林肯一样人高马大,但等到影片终于可以开拍了,尼森因为年岁渐长而请辞,于是丹尼尔·戴-刘易斯成了斯皮尔伯格的目标。起初刘易斯给导演写了一封情真意切的信委婉拒绝,但在好友迪卡普里奥的游说下最终答应下来。他在谈及这次表演经历时表示:“我从来没有在哪个我没有见过的人身上倾注如此深的爱。我想这或许就是林肯对于绝大多数人的影响力,你需要花费时间去发现他我希望他永远与我同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