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12月30日,美国宾夕法尼亚州阿伦镇的养老中心,一位叫莎拉.劳丝的老人停止了呼吸。

莎拉的离世在美国引发了巨大的关注,因为她此前曾是吉尼斯世界长寿纪录的保持者,去世的3个月前刚刚过完119岁生日,一直到现在,她都是美国有史以来最长寿的人。

科学研究显示,人类的寿命极限在120岁左右,莎拉活了119岁零97天,已经逼近人类的寿命上限了。

事实上,哪怕直到今天,莎拉也是有可靠证据支撑的世界第二长寿老人,仅次于法国女寿星卡尔芒,后者寿至122岁零164天,比莎拉多活了3年零67天。

当下世界最长寿者是日本人田中力子,出生于1903年1月2日,已满118岁,但她仍需再活5个多月才能跟莎拉打平。

不过据说田中力子目前身体还很健康,看来这场美日寿命之战,日本似乎更有可能胜出了。

莎拉.劳丝1880年出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小山村,却一直活到了1999年的12月31日,仅差两天就能跨越21世纪。

跟莎拉同年出生的中国名人有孔祥熙、钱均夫(钱学森的父亲),跟这两位同龄人一对比,莎拉这位19世纪的80后身上是不是充满了历史感?

其实还有一个中国名人也跟莎拉年纪相仿,他就是大文豪鲁迅,出生于1881年,只比莎拉小了一岁。

但是鲁迅先生1936年就去世了,年长一岁的莎拉却活到了1999年,真是同时代不同命哪。

110岁以上的老人被称为“超级人瑞”,这样的寿星全球都很罕见,得到吉尼斯认证的更是凤毛麟角,原因是很多老人自称活了110多甚至120多岁,却苦于没有可靠证据支撑。

比如我国河南商丘宁陵县的彭思成和刘秀荣夫妇,根据他们身份证上的年纪,丈夫彭思成已经119岁,妻子刘秀荣也已经114岁。

可惜身份证上登记的出生年份是走访得来的,算不得可靠证据,而且他们最大的孩子只有85岁,比母亲小了29岁,在那个年代,农村女性29岁才生第一胎似乎有些奇怪。

相比之下,美国老寿星莎拉的年龄就有许多证据支撑了。在她因为长寿而出名后,许多人对她的真实年纪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她声称的1880年9月出生完全符合事实,她也因此得到了吉尼斯世界纪录的认可。

这些证据主要来自美国人口统计数据,比如宾夕法尼亚州一份1891年出的人口统计详单里,就收录了莎拉一家,那上面明确记载了莎拉在1890年时是10岁的年纪,当时她的父亲44岁,母亲31岁,她还有一个12岁的哥哥和1岁的弟弟。

类似的证据还有很多,几乎每隔十年的美国人口统计数据里,都能找到莎拉的信息,登录的年纪也符合真实情况。

除人口统计数据外,莎拉的结婚证也是一个强有力的证据。她于1901年8月28日结婚,那上面也记录了她的出生年份,可推算出她结婚时为21岁,在她所处的那个年代,也是比较符合实际的。

1901年,21岁的莎拉嫁给了比她年长一岁的鞋匠亚伯拉罕。莎拉的父母都是普通人,嫁给鞋匠也算是门当户对了。

结婚两年后,二人的女儿凯瑟琳出生,此时莎拉23岁。其实单从女儿的年龄,也能从侧面证实莎拉至少出生于19世纪的80年代,否则她不可能有一个1903年出生的女儿。

凯瑟琳是莎拉和亚伯拉罕唯一的孩子,不知道是不是遗传了母亲的长寿基因,凯瑟琳也活到了101岁高龄,也幸好她能活这么久,否则就没法给母亲养老送终了,毕竟母亲去世时,她已经96岁了。

莎拉能够活到119岁,跟丈夫后来的飞黄腾达有很大的关系,要不然的话,一直生活在贫穷家庭中,整日为柴米油盐而发愁,恐怕很难活这么大年纪吧。

前面说过,莎拉的丈夫亚伯拉罕原本只是一个鞋匠,但他结婚后很上进,积极投身政界,最终成为家乡哈伊县的共和党领袖,凭着这份成绩,他就足以让妻子和女儿过上富裕的生活了。

亚伯拉罕没有妻子莎拉那么长寿,1879年出生的他,只活到了1965年,享年86岁。不过与同时代的其他男性相比,他仍然有资格冠上“寿星”的称号。

丈夫去世后,莎拉独居了十几年,好在她身体一直健康,女儿凯瑟琳也住在不远处,可以经常过来探望老母亲。

1984年,已经104岁的莎拉被81岁的女儿接到了自己家,母女俩从此生活在一起,那时莎拉仍然能够生活自理,否则81岁的女儿恐怕也无力照顾她了。

凯瑟琳育有一子罗伯特,他就是莎拉的外孙,也是家族的第三代,在外婆莎拉去世前,罗伯特已经当上了曾祖父。

如果将莎拉算作第一代,那么女儿凯瑟琳就是第二代,外孙罗伯特是第三代,罗伯特的儿子是第四代,罗伯特的孙子是第五代,罗伯特的曾孙则是第六代。

所以莎拉已经实现了罕见的“六世同堂”,罗伯特的曾孙,按照咱们中国人的习俗得管她叫一声“天祖母”,比高祖母还要高一个辈分。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古代所谓的几世同堂,指的是纯父系一脉,女儿的后代就不算同堂了,毕竟连姓氏都不一样。

但莎拉只有一个女儿,她别说六世同堂,就算三世同堂都不可能。然而从血缘上讲,外孙罗伯特的曾孙,又确实是她的第六代直系子孙,说她“六世同堂”也不算唐突。

古往今来,普通人能够四世同堂就很有福气了,五世同堂得烧高香,莎拉居然能够实现六世同堂,看到自己的“来孙”(比玄孙低一辈),绝对可以说是不枉此生了。

更加幸福的是,莎拉不但自己长寿,女儿也很长寿,让她没有像其他“超级人瑞”那 样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

1999年莎拉去世时,96岁高龄的女儿凯瑟琳仍然健在,正好为其养老送终。其实线岁的人还能喊一声妈妈,这本身也是世间罕有的幸福了吧,可见长寿给莎拉及其家族带来的快乐,确实是一般人无法想象,也无法体验到的。

莎拉生前曾签下协议,死后要将遗体捐给哈佛大学的医学院,后经哈佛大学的专家研究发现,莎拉属于自然衰老导致的死亡,身上没有任何致命疾病,看来她能活这么久不是没有原因的,任何病魔都不是她的对手,只有老天才能收了她。

享年119岁,96岁的女儿为其送终,还体验过“六世同堂”的感觉,莎拉的一生可谓圆满。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没能再多活两天,否则就能跨越21世纪,从而让她的漫长人生变得更加有意义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