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斯塔夫使其国家摆脱了丹麦的统治,赢得了独立,建立了瓦萨世袭王朝,全面实施经济和社会改革,创建了瑞典现代常备军。

大约在同一时间,英国的亨利八世与罗马断交,没收了教堂财产。古斯塔夫也与之同步,但他更进一步信奉了路德宗神学。

古斯塔夫的长子艾立克继承了他的王位。艾立克是个疯子,挑起了一场贵族叛乱,因此死于狱中。

在他的统治下,瑞典宗教纷争不断,与亨利八世的子孙统治时期的英国如出一辙。

西吉斯蒙德在波兰期间,允许弟弟查理在国内担任摄政王,但这两兄弟在宗教问题上水火不容,结果导致内战,西吉斯蒙德被废黜。

实际上,他那时就已不再统治国家,而查理一直独揽大权。直到1604年,查理才正式登基。

7年后,查理去世。他把一个信仰新教的国家传给了他的儿子——古斯塔夫二世,史称古斯塔夫斯·阿道尔弗斯。

古斯塔夫像其祖父一样,是一位英雄的国王。他17岁加冕,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军事战争中度过。他因打败了丹麦和俄国而被忠实的追随者称为“北方雄狮”。

1630年,他开始了最伟大的事业。他参加了政治—宗教冲突——三十年战争(1618—1648)。

法国、西班牙、神圣罗马帝国、荷兰共和国和大多数欧洲小国之间的这场残酷的争斗,在进行了22年之后也没有任何结果。

古斯塔夫带领训练有素的军队,帮助新教和法国对抗哈布斯堡王朝。他在3场决定性的战役中取胜,但在1632年的卢岑战役中阵亡。

他让议会发誓支持女儿。他还安排女儿和她的表兄查理(比她大4岁)一起上课,因为查理是王位的下一位继承人。

克里斯蒂娜学业优秀,头脑灵活,对许多学科都如饥似渴。她精通古典文学,会说几种现代语言。

不过,古斯塔夫给女儿留下的最珍贵的礼物,是多年来为他勤勤恳恳服务的官——阿克塞尔·奥克森斯蒂耶纳。

在男人的世界里做一位女王,克里斯蒂娜并不缺少明智的建议,但她都会采纳吗?

1645年,三十年战争中的主要将领各执己见,陷入僵局。于是他们聚集起来,决定通过谈判来解决分歧。

奥克森斯蒂耶纳认为,如果战争持续下去,瑞典会从中受益,于是他派儿子率领国家代表团。但是克里斯蒂娜却派了自己的代言人,奉命不惜一切代价实现和平。

1649年,女王正式宣布她无意结婚,并提名查理为她的继承人。这引起了更大恐慌。

她想成为什么样的统治者呢?这个问题不容易回答,她的行为无疑令众多观察家感到困惑。

她读过前任女王的历史,是伊丽莎白一世的崇拜者。然而,与英国女王不同的是,她并不依靠女性气质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她经常穿男式服装,即使穿女式服装,她也不会对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大惊小怪。

她在艺术品、书籍、手稿、科学仪器、音乐、戏剧,以及任何她喜欢的事物上挥金如土。

如果说,她对自己的国家有远见的话,那就是让瑞典成为一个“现代”国家,在文化上与荷兰、法国、意大利和其他经历了17世纪艺术和科学革命的国家平起平坐。

她一有机会就进入财政部,派人去欧洲搜罗最新的学术论文,把一流的思想家引入宫廷。

这是一个充满宗教争论的时代。哲学家、神学家、神秘主义者和科学家自由地讨论上帝的存在、宇宙的本质及天主教和新教的传统教义。

勒内·笛卡尔、布莱斯·帕斯卡、巴鲁克·斯宾诺莎、托马斯·霍布斯、约翰·洛克,以及后来的戈特弗里德·莱布尼茨和艾萨克·牛顿等都是学术辩论的巨人。

他们追求真理,议题相当广泛,包括犹太神秘主义(卡巴拉)、占星术和炼金术。

这些辩论让克里斯蒂娜很兴奋。例如,她听说有一份秘密流传的地下手稿——《三骗子论》,她也必须有一份。

这篇煽动性的文章谴责摩西、穆罕默德和耶稣的教导,显然不适合作为基督徒统治者的枕边书。

学者参与这样的猜测是一回事,而在位君主受到他们的影响是另一回事。他们不能自主选择宗教信仰,或者,如果选择了,至少要承担后果。

据人们所知,可能是因为正统的路德宗不妥协,导致克里斯蒂娜脱离了路德宗,而且她父亲就是为了维护路德宗而死在卢岑。

16世纪40年代,瑞典教会当局分为两大阵营:温和派和强硬派。他们就教义和礼拜仪式的问题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神职人员对宗教改革的呼声充耳不闻,思想自由的女王对他们顽固的保守主义也失去了耐心。

她的思想开始转向天主教。1650年,她通过葡萄牙大使向罗马发送了秘密信息,其中提到了皈依天主教的可能性。

她是在一个激进的路德宗氛围中长大的,知道拥护改革派和继承父亲的遗志是她责无旁贷的事。

她的主要职责是结婚以确保王朝和新教的继承。但在思想上,她并没有迷信瑞典的官方宗教思想。

广泛的阅读使她对路德宗的教条产生了怀疑,也许她对所有的宗教教条都产生了怀疑。

她的男性气质很明显,至少与一个女人有过亲密的关系。但她也沉迷于与多名男宠的冒险,这使她的臣民感到愤慨。

1654年2月,她将大批宝藏运往安特卫普。1654年2月,她向议会宣布退位,让她的表兄继位。

当她抵达安特卫普后,在12月24日的一个仪式上成为天主教教徒。这件事在事发后又保密了将近一年。

在她的第一次圣餐礼上,她拿变形论开玩笑(认为牧师祝福的面包和酒变成了基督的血肉)。她认为从哲学角度来看这是胡说八道。

当然,她所选择的天主教教堂风格比正统的新教更有吸引力。她喜欢巴洛克风格的天主教教堂的装潢,如绘画、建筑、雕塑和音乐。

但克里斯蒂娜的道德思想并没有追随天主教教义。虔诚的天主教教徒和瑞典路德宗教徒同样对她的行为感到震惊。

在她的欧洲之旅中,她坚持自己一贯的行事作风,受到国王的款待,与伟大的思想家辩论,参观许多年轻贵族“大旅行”行程中的文化中心。

正如克里斯蒂娜的传记作者所说,罗马教会吸引了她,因为“这毕竟是在罗马”。

▲1666年至1668年,瑞典女王克里斯蒂娜写给红衣主教德西奥·阿佐利诺的其中的一封信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逃离瑞典并摆脱公职的重担并没有给她带来她所渴望的彻底自由。

例如,她在外国宫廷作客时,因为一时冲动而引起抗议,对此她真的感到很惊讶。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因为她下令立即处决了一个使她不高兴的仆人。

她的皈依被认为是一次伟大的天主教政变。宴会、戏剧表演、焰火表演和其他庆祝活动持续了一个多月。

这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其设计师多纳托·布拉曼特也是圣彼得大教堂的设计师。

克里斯蒂娜建立了一个文学沙龙,后来发展为历史悠久的阿卡迪亚学院。她建立了这座城市的第一个公共剧院,举办奢华的派对。她还赞助年轻的学者和艺术家。

但她与梵蒂冈的关系紧张。起初,她得到了热烈欢迎,但随后,她的幻想破灭了。

他怀疑她与红衣主教德西奥·阿佐利诺的关系超出友谊,并把她描述为“一个没有王国的女王、一个没有信仰的基督徒、一个没有羞耻的女人”。

她与阿佐利诺的继任者克莱门特九世相处得更好,但下一任教皇英诺森特十世认为她对公共道德构成了威胁,并关闭了她创办的剧院。

1685年,她得知路易十四废除了南特敕令(该法令给予法国新教徒一定程度的宽容)后,向教皇提出强烈抗议。

她甚至漫不经心地尝试了几次重登瑞典女王的宝座。没有一个教会承认她是虔诚的信徒。

然而,在她去世后,即1689年,他们为她举行了隆重的葬礼。她被安葬在圣彼得大教堂,历史上仅有3位女性被安葬在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