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年初,德国在第聂伯河会战已经彻底失败。此战后,他们不仅丢失了乌克兰右岸的资源供给,更是被迫将整个东线战场的主动权让给了苏联。

苏联元帅朱可夫正谋划复刻一场“斯大林格勒战役”,像当年对德国第6集团军那样,以合围战术绞杀敌军,直接锁定战局。

而目前留在乌克兰左岸的德国南方集团军群,恰好在基辅西南方科尔松、第聂伯河的弯曲部形成了一个脆弱的突出部。

双方以这个突出部为核心,展开了一场精彩的包围与突围战斗。这就是著名的齐克塞战役,也称科尔松-齐克塞战役,苏联方称为科尔松-舍甫琴科夫斯基战役。

与莫斯科战役、斯大林格勒战役以及库尔斯克战役等如雷贯耳的东线战役相比,齐克塞的知名度也许不高。但在世界军事史上,齐克塞战役却是一场赫赫有名的经典战役。

一方面,齐克塞战役的作战双方在极端地形和气候环境中,运用机械化部队的能力堪称顶级的军事艺术;另一方面,德军在齐克塞战役中的表现,也是战争史上少有的“大兵团在绝对劣势下成功突围”的战例。

“闪电伯爵”曼施坦因的军事天才,以及德军顽强灵活的作战能力,都在这场战役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1943年底,曼施坦因率领的南方集团军,包括奥托·沃勒将军的第8 集团军,已经退回到乌克兰沿第聂伯河的防御阵地。然而,面对苏军的紧追不舍,防御阵地基本已经难以发挥作用。

曼施坦因立即向德国元首发出撤退请求,以期待保存德军主力和有生力量,为下一次的防御反击做好准备。

然而从苏德战争一开始,希特勒早已被“闪电战”胜利果实冲昏头脑,即使在斯大林格勒的惨败,也没能唤醒他对东线战场的清醒认知。

虽然曼施坦因及其他将领不断重复警告这场战争的危险性,但元首的回复十分简单,概括起来只有四个字:“不许撤退”。并许诺将会经铁路运输调遣三个师的兵力,这三个师分别出自 A 集团军群、中央集团军群和北方集团军群。

1月,根据苏联元帅朱可夫的建议,由瓦图京司令率领的乌克兰第1方面军,及科涅夫司令麾下第2方面军将会从科尔松的东北和东南两个方向进军,以组成两个由装甲部队形成的包围环。

对于德军来说十分致命的是,他们仍然留在突入苏军战线公里的危险地带,且在科尔松地区的双方兵力悬殊。

此时留在突出部的为曼施坦因下属的两个军,它们分别是由威廉·施特默尔曼指挥的德国第11军,和由泽奥巴尔德·李布指挥的德国第42军及附属第8军团的独立B集团,总共大约6万余人。

据数据显示,整个南方集团军群,编成内有第 1 和第4 装甲集团军以及第 8 集团军,全部兵力相当于四十三个步兵师、十五个装甲师和七个装甲护卫师。但当时南方集团军群的实际人数只剩下编制的55%。

而他们面对的苏军,有1.7倍于自身的士兵,炮兵数量要多出1.4倍,而坦克和自行火炮的数量则要足足多出1.6倍。

如果形成合围,人数和坦克数量碾压的苏军,就会像一口大锅一样,死死压在科尔松德军的身上。届时,不论是内部突围和外部救援都会变得难于登天。

然而面对元首下达的死命令,科尔松突出部不仅不能撤退,甚至还接到了反击的作战目标。

首先,针对突出部两侧,瓦图京的乌克兰第1方面军及科涅夫的乌克兰第2方面军率先发起进攻,并包围了两支德军。

1 月 24 日,突出部彻底暴露在苏军面前,科涅夫率领第 2 方面军从东南部进攻德军突出部,结果在第二天就突破了德军的防线。

尽管苏联方面向来在保密工作上做得不尽如人意,德军的参谋人员也早就得到了苏军进攻的情报,但他们对乌克兰第 1 方面军新组建的第 6 坦克集团军却没有发现任何端倪。

虽然这支新成立的军队经验不足,在训练有素的德军面前打得有些吃力,然而火力压制还是让德军突出部的西侧渐渐被撕开口子。

从1月28日开始,在短短三天时间里,两个苏联坦克集团军在科尔松周围形成了一个“口袋”般的外部包围圈,而苏联第 27、52 和第 4 近卫集团军则在德军突出部周围形成了另一个内部包围圈。

来自六个德国的近60,000 名士兵,包括希特勒的武装亲卫队,及数千名俄罗斯伪军,被牢牢地控制在口袋中,动弹不得。当时包围圈内的军队,暂时由第十一军的指挥官威廉·施泰默曼接管,他立即向国内求援。

苏军进攻如预期般顺利,科涅夫兴奋地向莫斯科拍电报:“斯大林同志,不用担心。被包围的敌人是逃不掉的。”

而就在1月28日当天,希特勒却将他所有的集团军群和集团军的司令召集到东普鲁士,听取关于纳粹党的优越性报告。

元首是指望不上了,但好在,德国军部最负盛名的军事天才曼施坦因并非浪得虚名。

曼施坦因接到消息后火速行动,在2 月初,便将第3和第47 装甲军集结起来进行救援,因为时间越久,包围圈越小,突围的可能性就越低。

当时第3装甲军指挥官认为应该将救援部队联合起来,集中兵力突破一条通往包围圈内部的走廊。

然而,希特勒却认为这是懦弱的表现,异想天开地下令将救援任务转变为反包围苏军的行动。

于是,好不容易集结起来的兵力又被打散,第3和第47 装甲军的进攻均因火力不足而失败。

有时,气温会降到极端的零下10摄氏度,这让趁着夜色建造防御工事的德国士兵难以忍受;而太阳一出来,本来坚硬的土地又会变得泥泞不堪,令苏德双方的坦克和重型武器无法机动。

对于苏联来说,局面已经变得十分轻松。随着后方源源不断地补给,此时的包围圈外苏军已经拥有两倍于德军的坦克、火炮。赢下这场战斗,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他们向德军发起诱降,承诺会善待俘虏。还派出特使为科尔松军队的指挥官斯泰默曼发出了朱可夫元帅、科涅夫将军和、瓦图京将军联合签署的招降书。然而这对于有着军队治国传统的德国人来说,即使没有希特勒的督促,也是绝不可能接受的。

与此同时,苏军的缺点也逐渐暴露出来。据德军掌握的情报显示,苏军虽然人数占优,但大多数步兵的训练时长很短,甚至还有一部分是临时被苏联“抓来”服役的。他们战斗欲望低,作战能力不足,于此相对应的,炮兵军队的机动能力也不强。

即使包围圈已经缩小到苏联人闭着眼开炮也能砸死德国人的程度,外围救援军队也被元首掣肘,无法自如行动,但德军内部却从来没有崩溃,指挥官们仍在策划着一场接一场的突围与反击。

2 月 11日,第三装甲军向包围圈东部推进。部队抵达格尼洛伊蒂基奇河,并在东岸建立了一个小的桥头堡,与施泰默曼的军队隔着苏军的防线相望。

相应地,斯泰默曼开始从包围圈的北侧撤军,重新调整突围方向,向着尼洛伊蒂基奇河北岸的救援部队进发。

在极度缺乏装甲火力的情况下,曼施坦因堵上了当时两支救援装甲军仅有的600辆坦克,在敌军两倍于自身的情况下,仅靠着出色的机动性和部队的默契,打得苏军措手不及,硬生生将铁桶般的防线撕裂了一个口子。

可惜的是,2月15日,在斯泰默曼距离救援队仅10公里的地方,第3装甲军停下了。由于天气开始回暖,本就缺乏燃料的坦克部队无法发挥作用,尽管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第3装甲军始终无法突破红军的最后防线。

第二天,等不到撤退令的曼施坦因为了避免德军全军覆没,抗下巨大压力,违背元首命令,向斯泰默曼发出了一则电文:“行动代号:自由,目标列斯扬卡,晚上11时。”

而包围圈的直径现在只剩下8公里,这意味着施特默曼已经没有任何机动的余地,通向救援军附近的村庄,看上去是自由之门,实际上,却更像地狱之门。

这时,第3装甲军又通过伤亡惨重的代价前进了3公里,然而他们也到了极限,再打下去只是徒劳无功。不久,施泰默曼就收到了来自他们的消息:我们已经尽力了,请自行突围。

施泰默曼是一位具有钢铁意志的职业军人,尽管于心不忍,但他还是立即行动,留下近2000名无法机动的伤员后,他的自己的下属们一起踏上这条突围的不归路。

6万突围部队里,负责开路的前锋是最精锐的党卫军“维京师”,他们开着最后的豹式坦克一路冲锋,施泰默曼则亲自指挥殿后部队。

当晚的暴风雪,使突围战场能见度急剧下降。德军得到了一个天然的防护buff,加紧行军。然而天亮之后,为德军造的突围地狱才刚刚展现。

据幸存者回忆,“在清晨的泛着黄色的天空下,在湿雪覆盖的地面上,苏联坦克直奔德国士兵,履带无情地碾压过他们。与此同时,集结的哥萨克骑兵从坦克旁冲出来,追捕和屠杀逃往山丘方向的士兵。这场狩猎般的杀戮持续了好几个小时。”

在自杀式的冲锋下,德国人用尸体和鲜血冲破了这条“不可能被突破”的防线。凭借素质极高的工兵营力量,德军迅速架设了一条逃生之桥,跨过了Gniloy Tikich河,逃离了苏军的追捕。

最终,有4万多德军突破了齐克塞钢铁合围,还造成了近5万苏军的伤亡。不可谓不是一场战争史上的奇迹。

这位本可以躲在后方的炮兵上将,与最普通的士兵一起倒在了阵地上。当苏军发现这位将军已被冻得僵硬的尸体时,他手里还紧紧握着一把Kar98k。

这让久经沙场的科涅夫感到十分动容:“我一生戎马,身经百战,但是从未见过一位上将,手握步枪为士兵殿后。”

最后,苏军厚葬了施泰默曼将军和维京师的士兵们。战场上,他们是以死相拼的仇敌,而战场下,他们都是为国尽忠的军人,值得受到彼此的尊重。

齐克塞一战,苏军重创了德军6个师,这些作战单位不是被消灭就是必须撤退整补,因此德军在东线的作战能力大大下降。

而苏军在大量装备T-34型坦克、斯大林重型坦克及美国通过租借法案供应给苏联的M4雪曼坦克后,则一鼓作气向西推进。战役结束之后半个月,经过短暂休整的苏军开始了规模宏大的春季攻势,东线德军战败连连。

而希特勒却将战败原因归咎于自己对曼施坦因的个人偏见之上,曼施坦因对希特勒的不满也到达顶峰,最终导致自己被撤职。

遭遇临阵换将的东线德军从此一蹶不振,德国在二战中的颓势也一发不可收拾。狂热的希特勒还在竭泽而渔式地征兵,毫不吝惜地将德国士兵送上战场。悲哀的是,许多士兵就这样为个人的野心付出了年轻的生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